相关文章

被质疑拿DNA鉴定机构回扣“寻亲大姐”很委屈:不会拿这个

昨天,宜兴“寻亲大姐”吕顺芳在无锡举行今年第一场寻亲大会。尽管下着雨,早上7点多就有寻亲者带着希望早早赶到会场。到下午4点多,来自内蒙古、河南、河北等全国各地的数百名孤儿以及很多家庭来到这里寻亲。现代快报记者 陆媛

生日血型都一样,就等DNA亲子鉴定结果了

来自河北邯郸的马志民今年60岁,从2007年起,每年寻亲大会他即使请假也一场不落来参加,辗转南京、无锡、宜兴、常熟、常州等地寻找自己的亲人。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,昨天,他和来自无锡前洲镇的丁阿婆一家相认。“他的生日和我妈送走的儿子同一天,而且血型也是A型。昨天他到我们村上,村里人见了都说他长得和我小哥哥像。”丁阿婆的女儿说,唯一不太符合的是,马志民自称是出生十天后被丢在无锡婴幼院门口,而哥哥是在出生33天后被送走的。

昨天,88岁的丁阿婆也被接到现场采血。“我妈妈在家一直唠叨,说有个儿子被送走了,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。如果能找回来死也能闭眼了。”丁阿婆的大儿子刘云良也陪着母亲来寻亲,他们听说DNA亲子鉴定结果要2个月后出来有些失望,“能不能早点出结果?妈妈年纪大了,如果确认是亲弟弟,他还能在老人生前喊上一声"妈!"。

现场遭质疑,“寻亲大姐”很委屈

寻亲大会主办者吕顺芳是宜兴市官林镇一位农村妇女,她在寻找被遗弃的妹妹过程中,发现不少家庭有相同遭遇,于是创办“寻亲驿站”,如今有数千名寻亲者在“吕大姐寻亲网”登记了信息。她每年会在不同城市组织寻亲见面会。14年来,她帮助200多名寻亲者找到亲人,被称为“寻亲大姐”。

随着各种荣誉接踵而来,也出现了质疑声。现场,来自北京的一家司法物证鉴定中心在采血,寻亲者每人交1500元可做DNA亲子鉴定。这家鉴定中心于2005年和吕顺芳合作,建立了寻亲人员DNA数据库,几年来通过DNA亲子鉴定,比对成功的有37对。目前,这里采集了约3000多人的数据。对前来咨询和登记信息的寻亲者,吕顺芳总是劝他们,“你诚心想要寻亲,赶紧先做鉴定。”虽然全凭自愿,但是就有人现场称,“花1500元能不能找到?你这么卖力是不是拿他们鉴定机构的回扣?”对这样的质疑,吕顺芳很生气,“我是做好事。”

记者追问,她和鉴定机构之间是否有利益关系时,65岁的她叹了口气,“我原来在供销社工作,如果想赚钱就不会做寻亲,也不会通过这个来搞钱。”她说自己不仅没有收入,还要贴钱请外地来的寻亲者吃饭。“我一个月的生活费只有120元,这些钱全靠家人补贴。我现在是骑虎难下,年纪大累了不想做了,但获得了这么多荣誉,又有这么多人找上门来,不能不做啊!”